天驰网>历史>信长间奏曲 > 10.日吉
    自正德寺的事情过后,明智光秀便与日吉分别了,那天日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总感觉有些莫名的颓然,不过他觉得光秀不是个普通人,将来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。

    今天日吉又到那古野城门口等候信长了。听说最近信长在招纳人手,扩充军备,之前也有好几名野武士受到赏识,破格进了织田的T系中,日吉便想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日吉抢到了奉行下发的工作,此刻,正拿着笤帚与几名杂役在城门口清扫着。据他多日以来的观察,信长几乎每天都会出城游玩,除非那天遇到了紧要之事。不过日吉觉得他今天应该不会白等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,其他的杂役早已经离开,他却仍然坚持等在城外。他知道想要成功收获努力的果实,不仅需要能力,更要有非b常人的耐心,否则如何能在一群竞争者之间鹤立J群,脱颖而出呢?为了成为武士,为了摆脱沦为草芥的命运,他能够、也必须要付出超乎想象的热情去做、更要以必须达成的心态去完成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,信长骑在高高的骏马之上,身边侍从环绕,从城里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「这次也要加油。」日吉满眼都是坚定之sE。他跑到信长必经之路的侧边,而不是直接挡在对方的面前,然后跪拜,大声道:上总介老爷,请收小的为家臣吧!

    三郎有些惊讶。身边的侍从则是愤怒的扬起马鞭作势要cH0U,滚开!放肆的家伙,谁允许你擅自跑来拦住大人的?

    日吉心中紧张,额头渗出汗水,他知道若是其他的诸侯见了,必会严惩自己,但他相信信长应该不会如此,他是个不拘小节、不受常规束缚的人,别人规定的事情,而他却偏偏不遵守,所以信长这样的人不能以常理来揣度其行事准则。

    果然,三郎饶富兴味的看着他,你这家伙,有点意思啊!

    池田恒兴不解的问,主公,他哪有意思了?

    你看,这家伙像不像一只猴子呀,哈哈!三郎拍了拍他的肩膀,随后又转头和侍从们说笑。领导都笑了,剩下的人怎么敢不笑?于是所有人无论想或不想,都纷纷畅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哈哈哈!哈哈哈哈!